重庆高考文科状元何川洋被北大拒录复读后怎么样了

2009年,重庆考生何川洋以659分的优异成绩一举拿下文科高考状元的头衔,第二天他就与梦寐以求的北京大学签下录取协议。

原本他和他的家人都以为进入北大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孩子的未来将会是一片光明。

哪知一封举报信,让一个头顶光环的“高考状元”沦落为人人鄙夷的“造假分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原本签好协议的北京大学宁愿撕毁协议也坚决不录取他呢?

前几天还是人人羡慕的高考状元,享受着高考考生的至高荣耀。没几天则从顶端跌落深渊,只因父亲何业大迷失方向的爱。

3年前,身为父母的何业大和卢玲琼为了让从没拿过第一的儿子高考时能够万无一失地进入顶尖学府北大。

擅自决定利用自身关系将儿子的民族成分由汉族改为可以加分的少数民族——土家族。

等到高考到来的那一天,何家父母为了全力保障儿子的后勤工作,纷纷请假在家陪同儿子。

高考结束后的何川洋告诉父母,自己发挥得不是很好,有几道题的答案答得不尽人意。

终于等到了这天公布分数,何川洋早早就到老师那里等待着查分,只见老师一脸惊喜地看着何川洋。

“川洋,这次考得不错嘛,今年整体成绩都不好,你裸分考了659分,妥妥是咱重庆的文科状元了。”

得知自己是重庆文科状元的何川洋非常高兴,因为状元是肯定可以考上自己倾慕已久的北京大学了。

等到第二天,北大果然来电话了,他们邀请何川洋加入北大大家庭,同时香港也是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同时向他发出了邀请!

何川洋自然是满心欢喜和心心念念地与北大签订了预录取协议,随后就陪同父母出门游玩了几天。

原来是有人在知道何川洋拥有少数民族加分资格的时候,匿名举报了他和另外几个身份造假的孩子。

经过有关部门的实地调研,发现何川洋的老家并没有发现有少数民族居住,而且何川洋的父母及长辈都是地地道道的汉族人。

并且北大招生办的主任刘明利表示:“希望各大考生要以此为鉴,本着诚信的原则,要做正义的事情。”

因为他的目标就是北大,他也确信自己实力是可以考上北大的,所以报考志愿的时候,就只报了北大一个学校。

当然,如果没有这些意外情况的话,何川洋的成绩被北大录取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问题就在于父母迷失的爱,不仅让孩子与心爱的大学失之交臂,更是让他成为了人人谴责的对象。

官方原因是说因为何川洋的英文水平达不到香港大学的入学要求,与身份造假无关。

1992年出生于巫山县官阳镇的何川洋,从小就成绩优秀,经常被同学的家长当成“别人家的小孩”来教育自家孩子。

何川洋的父母都是公务员,父亲是巫山县招生办的主任,母亲同样是在县里担任领导职位的。

父亲何业大更是在何川洋3岁时,就带着他看四大名著少儿读本,5岁时就开始读书识字。

作为“别人家的孩子”,何川洋也确实不用父母怎么操心,他会自己安排自己的学习任务,在学习之余也会进行一些课外活动来放松心情。

何川洋发挥出了正常水准,取得了677分的成绩,以第四名的名次考入了重庆重点高中南开中学。

初入中学的何川洋看着自己身边都是既有天赋又很努力的学霸,这让他有了危机感,不断给自己施加压力。

在一次次的考试中,不断追赶班级排名靠前的学生,终于,他自己名列前茅了,可他深知这不是终点,他要冲击年级排名。

看着儿子紧张的学习进度和艰难的名次爬升,做父母的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原来在何川洋初三那年,在教育领域混迹多年的父亲何业大就和妻子商量着为儿子改民族的事情。

何业大找来自己的妹妹何业清,商量由妹妹去提交何川洋的资料,经过何业大去疏通一下关系,轻而易举地就能办成这件事。

在何川洋“加分门”刚刚被曝光时,何业大在面对记者的采访时说道:“改民族身份这个事情,是何川洋的姑姑做的,我们并不知情。当时的我还没有去县招生办工作呢,他姑姑也是一片好心。”

后来在媒体记者的多番走访查证中才知道,原来2006年何业大就已经在县招生办工作了。

当时他找到当时的相关领导,拜托他们帮忙更改何川洋的民族身份信息,他的妻子也知情,而妹妹只是经手代办而已。

由于他们的过失影响高考的公平性,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后果,更是明知故犯,父亲何业大被罢免了职务,母亲卢林琼也被领导要求停职反省。

在记者采访何川洋是否知情时,何川洋显得很淡定,“这件事情,我一直都被蒙在鼓里,当我爸爸告诉我时,我也很惊讶。”

虽然在记者面前的何川洋显得格外镇定自若,可当他回到家里时,还是忍不住地难过,眼看着凭自己实力考上的大学,因为这件事情与自己失之交臂。

看到如今儿子的现状,身为父母的何业大夫妻自责不已,因为一时私心,导致整个家庭都跌入谷底。

夫妻二人工作的事情还好说,最苦的其实还是孩子,熬夜苦读却落得这么个结果。

正当夫妻面面相觑的时候,何川洋过来坚定地看着父母,说道:“即便没有了通知书,状元的成色也不会暗淡的。”

时间流逝,又是一年放榜日,何川洋恢复身份后,决定复读一年,再次参加高考。

今年的高考状元以688分的成绩新鲜“出炉”,只是并不是何川洋。何川洋则是以674分的成绩名列第十。

这次的何川洋格外低调,从高考开始到放榜,他本人及父母都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何川洋的目标从来都没有变过,这次放榜第二天,他就和北大再次签订录取协议。

母亲卢林琼也在停职反省后又重返岗位,父亲何业大还在招生办任职,只是这次的他不再是领导,而只是一名普通员工了。

大多数为人父母的都总是想为自己的子女多做一些事情,只为让孩子以后能少一些荆棘,多一些平坦。

但是父母为孩子做的事情理应是建立在合理合法的基础上,如果说这件事情没有被发现,那么父母教会孩子的是什么?是公权私用?还是遇到竞争就找关系解决?那这样的孩子又怎堪大用?

如果一个人肚子里有满满的知识,却没有做人的优秀品质,整日钻营那些歪门邪路,想想这样的人放到社会上有多可怕。

小编认为,父母作为孩子的第一任老师,首先应该教会孩子的就是做人,一些优良的品质比知识更重要。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